欧冠
英超
西甲
意甲
法甲
德甲
欧美足球
亚冠
中超
中甲
国足
中国女足
足协杯
女足
NBA篮球
CBA篮球
WCBA女篮
NBL篮球
男篮
女篮
男排
中国男排
女排
中国女排
橄榄球
网球
乒乓球
羽毛球
台球
冰球
曲棍球
高尔夫
棒球
垒球
赛车
自行车
马术
斗牛
武术
击剑
摔跤
柔道
跆拳道
拳击
跑步
竞走
跳高
跳远
举重
体操
射击
游泳
户外
滑雪
帆船
皮划艇
电竞
棋牌
彩票
体彩
欧洲杯
美洲杯
亚洲杯
非洲杯
世界杯
亚运会
冬奥会
奥运会
综合
视频
产业
观点-泰山亚冠1分2球更该反思 足校思路应调整,。 :!
文章来源:体坛周报
山东泰山在与新加坡狮城水手的两战中  ,先是0比0逼平对手,而随后的背靠背比赛则是攻入2球 ,算是完成了“进一球、拿一分”的最低目标。但以0比7负韩国大邱队开局、以0比5负日本浦和红钻队收尾,这样的结果其实也是相当尴尬,6场比赛中总共丢球达24个,与广州队持平。聊以自慰的就是1个积分与2个进球,中国足球何以堕落到这样的地步?

必须承认:受疫情影响,山东队没有能够派出最好的球员出战,这确实影响俱乐部在亚冠赛场上的成绩。而且,在可以选择退赛的情况下,依然还是坚持参赛,这明摆着就是去“丢人现眼”,无论是对俱乐部的整体形象抑或是整个中国足球的形象都是相当不利的 。这从亚洲各国和地区的舆论反应中就可以看出,哪怕是0比0逼平新加坡狮城水手,也无法掩盖“出丑”的事实 ,更不要用所谓的锻炼年轻球员的话语来自我安慰,寻求一种心理上的解脱。
实际上,对此番出征的泰山青年军来说,既然坚持要参赛,一个很耐人寻味的情况是:俱乐部与广州俱乐部所面临处境与情况完全不同,尤其在人员配备、人员选择方面,泰山队远比广州队更为富余。那么 ,为什么面对亚冠这样的高水平赛事,在组队时缘何不能多选择一些一线队中的替补球员随队南下?
在这次亚冠联赛小组赛中 ,23号易县龙是表现相对较为突出的球员,尽管未能取得进球。但是,易县龙之所以能够正常地发挥自己的技战术水准,与其过去两年租借至江西队征战中甲、跟随U21国青队征战中乙、又租借浙江队完成冲超任务不无关系 。而在鲁能俱乐部中,类似像易县龙这样的球员恐怕不在少数。譬如,与易县龙同龄的谢文能也曾一起跟随U21国青队参加了去年的中乙联赛,然后又租借至青岛海牛完成冲甲使命;而同样是01年龄段的苏毕也是跟随国青队征战了过去两年的中乙联赛。
类似这样的例子可以举出很多。而在一线队方面,类似像刘军帅、戴琳等这样的替补球员也完全可以随队出征,更不用说还有诸多先前外租的99年龄段当打球员。
假设以这样一批已经出战过国内职业联赛的球员,加上一些老队员压阵,山东队在今年亚冠联赛中的成绩与表现是否会比现在的1分更好一些?那么  ,缘何非要选择一批更年轻的、甚至绝大多数连职业联赛赛场都未能过登场的“生瓜蛋”出征?这其中恐怕很值得商榷与反思。要知道,既然决定出战,不只是球队自身能否出线的问题,结果更关系到整个中超未来出战亚冠联赛的名额问题。
也正因为此,山东队千万不要以所谓的年轻球员经受了锻炼与考验这样的片汤话来进行总结,更不能以此来聊以自慰。某种程度上,泰山队此番出战亚冠联赛有较广州队更值得反思之处 。

抛开上述问题,回到泰山队一直引以为傲的青训。此番派出的均为00后球员 ,而且也全部都是潍坊足校的球员。在肯定其过去20年来一直坚持不懈地重视青少年球员与梯队建设的同时,此番亚冠联赛其实也让足校的青训底子与水准更进一步全面曝光。某种程度上,在继续坚持的基础上,山东鲁能足校的思路恐怕本身也需要调整。
应该承认:鲁能足校这些年来为中国足坛培养出了一大批可用之人。但是,更应该看到,如今足校出来的人仅仅只能是供国内球队所用。自从周海滨、王永珀等人之后,如今足校似乎很难再有直接为国家队提供更优秀的人才 ,也就是说,足校这些年来再也没有培养出能够在亚洲足坛占有一席之地的顶尖球员!
这恰恰就是很值得足校自身反思、小结的之处。足校的各级青少年队伍在国内的青少年比赛中 ,拿到的冠军无数 ,但满足于国内冠军,恐怕目光有些短浅了。